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重庆市气象局 > 新闻动态 > 市局动态

与风雨相伴 看云卷云舒——记2017年度全国优秀气象预报员

  发布时间: 2018-08-27 15:38:00  

  “全国优秀气象预报员”对于个人而言本是一份荣誉和一种肯定,而当记者向他们表示祝贺时,他们却一致的摆手一再说是“贪天之功”,这样的他们身上有着一腔热忱、一份责任和一颗赤诚的心。

  “你看这个地方的雷达回波强度,已经达到60dBZ,强回波中心密实,边缘梯度大,可能会出现冰雹、大风天气。”重庆市气象台预报员张勇一边指着雷达回波图,一边跟同事说着。

  “8月1日18时00分市气象台发布强对流天气警报:未来0-2小时内渝北、綦江、万盛、南川、巴南将出现短时强降水、雷电,局部伴有冰雹、阵性大风。请注意防范城乡内涝、小流域山洪、滑坡、雷电、冰雹等灾害以及简易棚、广告牌等因大风造成的次生灾害。”一条0-2小时强对流天气警报从市气象台发出,张勇作为这天的短临值班预报员,立即在重庆市强对流天气预警一体化平台上制作警报产品,并与区县局联防互动,电话叫应相关区县值班人员。

  “喂,人影办,您好,我是市台的张勇,綦江北部有60dBZ左右的强回波,可能会出现冰雹,如果有条件作业,请进行消雹。”

  “喂,綦江局,您好,我是市台的张勇,綦江北部的强对流正在加强,除短时强降水与雷电外,可能伴随有大风和冰雹,请注意及时发布预警信息。”

  “喂,万盛局…”,连续数个电话从市台呼出,一定要将最新的预警信息在第一时间传出去,为采取防御措施争取时间,对于短临预警就是这样分秒必争。8月1日下午开始,从强对流天气监测、产品制作与发布、电话叫应到报告值班首席与台领导,再到值班日志记录,张勇按照短临业务流程有条不紊地忙碌着,直到第二天早晨08时交班,整整一夜未曾合眼,然而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工作状态已经成为常态。

  此次强对流天气过程,由于提前预警,及时联防互动,起到较好的服务效果,有效地降低了灾害损失。这或许就是对短临值班人员最大的激励,也最能体现他们的价值。

  “强对流天气短临预警相对于其他常规天气要素预报,针对性更强,需要实时监测,不断订正,以求更加准确。强对流天气具有局地性、突发性、高致灾的特点,所以作为短临预报员来说恨不得把眼睛拿牙签撑住,一刻也不歇的盯着。”今年34岁的张勇因为时常值班、加班,陪伴家人的时间被迫压缩了很多,对此他表示愧对家人。但每次有过程轮到他值班时,他总是以最佳的精神状态投入到工作当中。

  “我们是伴着互联网、大数据成长的一代,在信息技术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可采用的技术、可借助的工具越来越丰富,有能力为公众提供更及时、更精准、更有针对性的气象服务。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需求在提高,只有不断学习、进步和提升自身综合业务能力,才能更好地适应新的变化,迎接新的挑战。”张勇说。

  做好一次预报,张勇是“专一而精”,何军是“广学而博”。

  年近不惑之年的何军,现在是重庆市气象台的一名首席预报员,诗经《淇奥》有云,“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带着一副眼镜的他看起来平和温润,手指关节处有着茧子,浮肿的眼眶下乌青,与笔者见面之前,他已经连续值班两天没有休息。

  “2004年,我从气象学会来到气象台先从事了两年短期预报工作,很快转到短时临近预报,那时候硬件条件不好,整个重庆就只有一台713雷达,并且要有强天气过程的时候才会开启,我们短时预报员完全是通过观测来判断是否会出现强对流,然后打电话通知开雷达监测具体情况,再根据回波图发短临预警,那是短临业务流程不完善,规范性也差一些。”何军介绍说,预报的硬件条件在2007年7月得到了解决,重庆在那年有了自己的多普勒雷达,从此,就可以全天候地监测天气系统的强度和移动,预报能力获得了跃升。

  随后的几年,何军从分析强对流天气个例开始,与同事们共同编研了《重庆市天气预报技术手册》,“很困难,以前气象部门没有布设中尺度观测站,而区县气象站分布稀疏且不均匀,对强对流天气系统的捕捉及强对流天气的发生记录有限,为了更多获取强对流天气的记录,我甚至翻阅了很多地方县志。最后总结了重庆地区强对流天气的时空分布特点,并得到了几种强对流天气发生的大尺度潜势概念模型。”何军说,他与同事用了很长的时间编制出了手册,手册在随后也得到了应用。

  2010,刚升为首席的何军遇到了职业生涯的挑战,是磨砺也是蜕变。

  2010年5月6日,垫江县与梁平县出现了风雹灾害,风雹使得两县部分乡镇遭受了罕见陆上11级大风和严重的冰雹,并伴有暴雨,灾害发生仅几小时后的6日早上,在市局经过短暂会商后,何军便陪同市局领导冒着暴雨驱车100多公里去到灾害现场调查灾情,开展现场气象预报服务,为市政府及当地政府的抢险和安抚工作提供科学的决策依据。现场气象保障服务完成后还去到梁平和垫江县气象局,与当地预报员一起讨论分析未来天气的走势和风雹灾害产生的原因。

  “那一年对我来说是个学习的机会,风雹过后就是洪水,那一次过境洪水发生在黑夜,地形复杂加上又无法判断后续天气,救援队不敢贸然进行营救,当时的情况很危急。”何军说。

  2010年7月中旬,由于嘉陵江上游地区连续几日产生强降水,导致重庆潼南的琼江7月16日突发过境洪峰,江中一岛上的几千名居民受洪水围困,形势十分危急。16日22点在接到市政府要求市气象局提供现场天气预报支持的指示后,23点,何军冒雨驱车赶到事发乡镇,在克服抢险乡镇信息通讯设备差等因素下,通过与市气象台和上游四川相关台站的联防会商后,市领导根据此预报结论决定为了避免夜间能见度差,救人容易造成人员伤亡,抢险救人行动等到17日白天展开,大规模的救人行动使得此次被围困的群众没有人员死亡和失踪,气象部门提供的准确天气预报功不可没。

  “那天回来我就睡了,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恍惚之中居然有种大梦初醒已千年的感觉。”何军笑着说,好的预报质量不仅需要经验,更需要不断地学习,十多年的预报工作他从未停止学习的脚步。“三步走”学习方法是何军的秘籍,第一步是静下心来“啃”晦涩难懂的教科书,明白原理才能应用于实践;第二步是认真学习“预报大咖”的个案分析,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看到更远更美的地方;第三步是反复分析重庆本地的历史个例可以指导未来。但学习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更好地指导实践—作出更精准的天气预报。

  学习并不只是说说,何军真正的将所学所思利用起来,开展研究。

  “疾风驱使着骤雨倾倒在高城,乌云密布,雷声殷殷隆隆”,重庆因特殊的气候背景与地形地貌而成为全国多雷暴地区之一,研究雷电的密度成了何军的工作之一,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雷电的不可捉摸让他伤透了脑筋。

  “挺难的,因为不知道雷电发生的频次和规律,就没办法琢磨,所以我当时就想着把重庆的上空画成十公里乘十公里的大格子,利用闪电定位仪的数据,计算分析最近几年每个格点内雷电的频次。”何军介绍说,雷电的发生是随机的,雷电密度才有研究和利用的价值,因此还要对格点内闪电的密度进行分级,但是每个地区气候特征和闪电的多少差距很大,目前国际上都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所以他根据统计的整体情况,因地制宜的将闪电密度划分为五个等级来量化重庆地区的强对流天气。伴随着雷电发生的往往的短时强降水,对于何军来说研究雷电的最终目的依旧是为了减少灾害的发生,所以他将雷电和强降水放在一起研究它们之间的关系。

  “你觉得它们之间有关系吗?”何军突然问记者,“有吧,每次下大雨前好像都要打雷下雨”“但是有时候好像也不是这样的,你很多强降雨也不打雷闪电,所以我其实现在也很困惑。”何军说到这里的时候揉了揉眉心。“不过我想可能是我的方法有问题,我准备从别的角度入手看看有没有新的突破。”何军神色认真的说到。一喷一醒然,再接再厉乃,何军一直走在预报的道路上,与风雨相伴,看云卷云舒。